• 都在唱涼“老破小”的時候 你那么執著是為什么?

    2018年10月12日 08:40
    來源:鳳凰網房產杭州站 作者:王帝

    十月的杭州,空氣里都是桂花甜甜的香氣。

    市區的老破小,最是暗香盈繞。讓人又愛又恨的老破小,迷人之處絕不止地段、配套。

    十月的杭州,空氣里滿是一層一層的涼意。

    各大房地產商和房屋中介,也嗅到了入冬的氣息,無情的數據也在不斷印證這一點。也不只一家房產媒體在唱涼“老破小”。

    然而不論有多涼,仍然有人逆勢出手。

    像是一個執念。

    中介比任何人都更早地嗅到了涼意,大面積的轉涼雖然發生在9月,但其實老破小的下跌更早幾月就開始了。

    然而,最近在鳳凰網房產探訪各大中介門店的時候,發現雖然二手房價格下跌、成交量在8月后銳減,但仍有不少人問津。

    這些房齡幾乎在20年以上、戶型“非主流”、裝修簡陋的“老破小”,不論漲or跌,渾身“硬傷”的老破小,永遠有接盤者。

    ONE|再搬幾次家我就把自己扔出杭州

    來杭5年,老家黑龍江的小寧覺得,在今年8月買下位于大關東九苑的55㎡老破小之前,自己于杭州只是來者,而不是歸客。

    時間倒回2013年,小寧大學畢業后留在杭州工作。老家的低房價、生活的舒適度讓彼時的她堅定地認為,漂泊幾年后,自己終會踏上返鄉的道路。

    然而5年來,小寧的工資漲幅永遠跑不過房租的增幅,于是被迫一次次搬遷,5年換了6次房子,從市中心換到城東。

     “我在拱墅上班,當時住在城東,每天兩個多小時在路上。”小寧告訴鳳凰網房產,但是于她來說最難熬的不是上下班沙丁魚罐頭般的公交車,而是每次搬家的過程。

    “搬一次家就要扔一堆東西,再搬幾次我都想把自己扔出杭州。”對于小寧而言,房租漲價、找新房、看房子、簽合同、搬家……這些機械的流程消磨著她留在杭州的最后一點期待。于是她打算在年后辭職返鄉。

    “回到家,面試了幾個企業后才發現,我已經不適應家鄉的節奏了。”小寧坦言,那段時間進退維谷,為了連接起之前的生活軌道,她最終選擇回到杭州。

    小寧說:“我一直在想為什么總覺得自己堅持不下去了,總在換房子,連個根也沒有。”

    不想在這個城市里漂著,也想讓自己更加體面,小寧向父母要了一筆錢,加上工作后省吃儉用摳出的一點余額,首付買了現在住的房子。

    作為家中的獨生女,小寧向父母提出異地置業的想法后,受到的阻力是很大的。年邁的父母一直盼望她回家后能找一份穩定的工作,在當地安家、結婚、生子,延續老一輩人的生活軌跡。

    同時對她父母而言,200多萬在杭州只能買一個老破小,但在家鄉可以買一棟近300方的二手別墅。

    雖然預算有限,要錢過程艱難,選房也耗費了很大心力,但這是小寧第一個真正意義的家。房子買來時,里面硬裝已經翻新過了,小寧補了些許軟裝,就搬進去了。

    剛住進去,房子雖小,但瑣碎事情也不少,每天閑暇時光,小寧都忙著理東理西,偶爾貓咪過來搗亂,小爪搭在她干活的手上,那一刻,小寧覺得——有了房子,便有了與異鄉的聯系,生活也就真正接了地氣。

    TWO|有了孩子就有吵不完的架

     “采荷一小、二小都是很好的學校,以鳳起東路為界,北部的南肖埠小區,學區是采荷二小。采荷一區的學區是采荷一小。南肖埠的房價要比采荷一區便宜點的,同樣40方,便宜20多萬。”今年35歲的琳姐在城東經營一家小建材店,為了孩子讀書,盤算了很久。

     “現在實體經濟不好做,生意比前幾年慘淡的多,20萬對于家里來說還是一筆不小的數字。”

    最終,她還是買了采荷一區。兩所小學都不錯,采荷一小偏重于傳統教育,二小是偏西化的素質教育。“我骨子里是個比較傳統的人,念書不多,希望孩子精力放在書本上多一點。”


    她告訴鳳凰網房產,當初在買房的時候,因為教育理念不同,和丈夫吵了很久。她丈夫覺得中西式教育都一樣,按照家里的情形,還是省錢要緊。

    “那段時間念哪個小學簡直不能提,兩個人沒聊幾句就吵開了。有一次,我們一家三口去湘湖玩,本來開開心心的,提到這事又開始吵,最后誰都不想搭理誰,孩子都嚇哭了,唉~”琳姐說。

    好在丈夫是個內向且溫和的漢子,也不想因為孩子教育的問題影響家庭和諧,慢慢地妥協了。

    在這場事關孩子未來教育的“夫妻買房大戰”中,選擇傳統教育的琳姐贏了。但這是最好的選擇嗎,琳姐無法回答自己。

    THREE|朋友們都建議我去看看腦子

    今年9月,李大哥全款170萬買下一間位于景芳七區的42方“老破小”。住在艮北的他坦言:“手上有點余錢,買了就圖個投資。”

    如果說,杭州樓市略微一點頹勢就足以撩撥大部分投資者的心弦,那么在如今哀嚎遍野的行情下,李大哥絕對是那個逆行者。

    “朋友們都建議我去看看腦子。”李大哥笑著回憶起剛入手時,親友們的一致反對,哪怕如今,唱衰的聲音也只增不減。

    “跌也是暫時的,以后肯定還會漲。”早已淹沒在吐沫星子里的李大哥,談起這筆投資,還是認為自己做了無比正確的選擇。“投資的冷靜在于你是否追漲殺跌。”

    來自山東的他,2000年定居杭州。見證了20世紀初期樓市的黃金十年,也被2010—2015這消失的5年支配著。房價在G20后一飛沖天后,現在可能一個新的拐點。

    他一直堅信行情會慢慢好起來:“啥大風大浪沒見過,現在絕對不是陰溝。”

    抄底需要勇氣和機遇,李大哥相信自己就是那個算中時機的“天選之人”,哪怕如今某些“老破小”狂跌,他也認為自己“穩賺不賠”。

    至于為何如此鐘情于“老破小”,他告訴鳳凰網房產:“投資嘛,面積越小越好脫手,何況這還是70年產權,比市面上那些公寓產品靠譜。”

    看上圖攤倒在沙發的李大哥,接手這個老破小后,可也真是少操心,為了出租或者轉手時能有個好價格,費了不少錢和力氣裝修。至于市場未來會不會給李大哥信心,誰知道呢!

    FOUR|賣掉新房重回“老破小”的懷抱

    喜新厭舊是人之常情,但“喜舊厭新”的人真不多見。

    辛女士就是后者,今年6月,她和丈夫賣掉新房,買下位于翠苑二區的“老破小”。

    來自安徽農村的辛女士家境并不好,2014年在掏空自己和丈夫兩家“6個錢包”后,才勉強湊夠了城郊某樓盤的首付。在此之前,她和丈夫在市區上班,在某老小區租住了4年。

    2016年年中交房,辛女士和丈夫搬進了新家。喬遷新居本是值得開心的事,開始的時候,他們確實享受著新房舒適的條件和小區負責的物業。但久而久之,每天在路上通勤的通勤時間,消磨了他們的喜悅。

    “原本朝九晚六的工作時間,硬是被路程抻到朝七晚八,遇到堵車或限號更不好說。”辛女士告訴鳳凰網房產。

    “有次上班好不容易到公司,重要文件落在家里只能回去拿,一去一回又是3個多小時,一天啥都沒干,當時就后悔買那么遠了。”

    舍新入舊需要巨大的勇氣和成本,辛女士和丈夫回憶起當初買下這套房時,四處奔走的不易。又擔心房子掛在網站上無人問津。就算出手了,在市區選房子又是件瑣碎且煩心的事。

    夫妻倆考慮許久,想出了一個最省時間的方案:因為急著出手,房價并沒有定的太高,甚至在同板塊內都算低的。下班后輾轉于市內各小區看房。

    “一天看二三十套都是家常便飯,最后聽見‘房子’兩個字都想吐。經常大半夜才到家,周末也不能好好休息,同時還要帶人看新房。我們夫妻倆只得分工合作,一個在市內找房,一個在家留守。”回憶起當時的經歷,辛女士還是心有余悸,“都不知道自己咋熬過來的!”

    所幸夫妻倆的努力很有成效,新房掛牌一個月就出手了。同時他們也找好了新房,用到手的錢置換了一套翠苑二區的80㎡“老破小”。

    辛女士告訴鳳凰網房產:“手里的錢不多,也不想再問家里要錢了,現在住的房子是性價比最高的了。”

    至于買到翠苑二區,她說:“其實這里離公司不近,考慮到以后有了小孩,住在這把學區房問題也一并解決了。”

    “老破小”和新房相比有諸多不便,但對于住慣老小區的辛女士夫婦而言,這些并不是什么不能克服的。眼下,他們最看重的還是有一個在市區的家,和可以期待的未來。

    后記

    不知幾時起,我們日常聊天氣變成了聊房子。也不知道幾時起,市區老破小成了大城市里繞不過去的話題。

    購買老破小的故事很多,他們一往無前、勇敢執著。買或不賣,都有絕對充足的理由。更何況同一個選擇嵌在不同人身上,意義都有千人千面。

    我們只是在力求找到自己最舒適的生活狀態,至于它在眼下是什么,那就是什么。

    二維碼 掃描上面二維碼
    移動看資訊
    二維碼

    鳳凰網房產杭州站

    高端置業首選資訊平臺

    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鳳凰網無關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    熱門樓盤

    樓盤圖
    3.47萬元/m2
    2.05萬元/m2
    4.78萬元/m2
    3.35萬元/m2
    3萬元/m2
    9.5萬元/m2
    3.2萬元/m2
    3.2萬元/m2
    關閉
   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询